微信號竟能隨意買賣?!
來源:央視財經 2019/06/27 11:12:06
字號:AA+

導讀: 就這樣,這一個小小的微信號背后關聯出了一長串涉及手機卡商、微信號商的互聯網灰 黑產業鏈,其中不少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大家都知道,想使用微信,就得用手機注冊一個微信號。但是現在有一些人卻做起了買賣微信號的生意,他們手上有一堆五花八門的微信號,為了讓微信號賣上更高的價格,甚至還有“養號”一說。

微信號不是要手機號才能注冊嗎?這些微信號賣給誰?又能派上什么用場呢?廣東警方近日破獲的一起大案,揭開了倒賣微信號這個地下產業鏈的秘密...

微信號網上隨意賣 價格幾十至幾百元不等

記者在網上,試著以“微信號買賣”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在搜索結果中出現了不少賣微信號的網站。記者隨機點進其中的一家,網站的首頁上就寫著“批發零售各種微信號”“國內號、國外號、私人號、滿月號、站街號”, 還真是五花八門,一位賣微信的號商告訴記者,正常使用微信號的客戶會自己去注冊,根本用不著買。買這些微信號的大多是互聯網黑產從業者。

微信號商 洪某某: 客戶自己有需求,很精準。他直接就是說,來個新微信號,或者來個一年的微信號。

原來,號商是針對不同黑產從業者的需求對微信號進行這樣的分類。 眾所周知,賭博是明令禁止的。因此,一些不法分子要宣傳自己這見不得光的生意,就會買一個微信號。

微信號商 洪某某: 他涉賭,一般就是買新的微信號,買滿月號或隔天的微信號。因為只要一提到賭博,平臺會監測到,會封你的號。去買個新號用一下直接丟掉了也沒有什么損失。

確實,在賣家發來的價格表上,新微信號35元是價格最低的一檔,而一些注冊時間較長發布過朋友圈的微信號則要240元,行內人將這種微信號稱為“站街號 相比于35元的微信號,這種微信號有一種特殊的功能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新注冊的微信號如果馬上去發布經緯度位置信息,按照平臺的風控體系來說,這種風險會稍微高一點,會封號的可能性會高,它需要養一段時間后才能發布經緯度位置信息,能發布經緯度位置信息的話就稱為站街號。

而這種能發布經緯度,也就是位置的功能,卻被一些提供色情服務的人所利用。 他們會利用軟件中“附近的人”這一功能來發布信息招攬生意。

微信號商 洪某某: 色情行業它的要求很特殊,就是你把“附近的人”這個功能打開,打開之后你要能看到他,他能看到你,非要這種號才可以,要不然打開“附近的人”別人看不見。

提供色情服務的人通過這種方式到處去加陌生人,招攬潛在客源。而像這樣利用微信散布不法信息,只是不法分子利用微信進行違法犯罪的一種 。還有一些不法分子看中了這微信號的支付功能

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民警 李國昊: 用于洗錢,比如說受害者的錢、被詐騙的贓款,去到嫌疑人這里,需要用到一大批帶有支付功能的微信號,把這個錢洗白,嫌疑人才敢用這個錢。

使用時間越長、越像正常的微信賬號,越不容易被人察覺出異常。這就衍生出了一個下游專門對微信號進行美化的養號產業。

這是廣東警方破獲的一處微信號商的工作室,在這不大的房間里放著幾百臺正在養微信號的手機。這些手機都登錄著微信,在無人操作的情況下,這些手機可以用預先設定的程序自動掃二維碼添加好友,然后再自動發朋友圈。 這就是所謂的“養號”。

微信號商 孫某某: 養號就是通過手機,手機里面有觸控精靈,然后我們再把數據放到電腦有一個腳本,有一個后臺,然后它就會傳輸到手機,手機里面設置它發朋友圈它就發朋友圈,設置它加好友就加好友。發朋友圈也可以選圖片,也可以選文字,也可以圖片文字一起發。

無需提供任何身份信息 實名手機卡網上隨意買賣

記者在調查中了解到,這些養號、販賣微信號的號商其實只是這個互聯網黑產的下游。而微信號是必須要用手機號碼來注冊的,這些手機號碼是怎么來的呢?

微信號商 孫某某: 一個微信號剛開始賣5元、6元,那時候封的號也不多,驗證碼的價格也便宜。后面成本高了,賣出去的價格也會高。

而要想牟取暴利,就要弄到大量的手機卡。在廣東警方搗毀的一處手機卡商的窩點,警方收繳了六十多萬張手機卡 ,按說手機卡實名制后,可不是想買多少就能買多少,這些不法分子是怎么弄到這么多的手機卡呢?

記者發現,在QQ的好友搜索中以“手機號”為關鍵詞進行搜索,會出現不少售賣實名手機卡的人,記者在線聯系了其中的一位,這位手機號商給記者發來了各種卡的價格,并告訴記者這些卡都已經實名過了。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三大運營商從2017年年底才開始做人臉識別,之前是不需要人臉識別,你拿一個身份證復印件可能就可以,特別是在它的銷售渠道,就可以去辦理一張實名的手機卡。

廣東警方整理的他們所收繳的實名手機卡的信息中,機主的證件地址有新疆的、廣西的、寧夏的,這些卡都不是機主自己去辦理的,而是一些代理商盜用他人身份辦理的,其中不少來自于虛擬運營商。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虛擬運營商很多是網上銷售的,所以這種實名認證的規范程度不是特別高,我們在這次行動中看到了大多數還是虛擬運營商的卡為主。

這讓記者很不解,按工信部要求,用戶辦理入網手續必須持有本人身份證進行實名登記,這些虛擬運營商的卡背后也是這樣寫的,這些卡商是怎么躲過實名制的要求呢?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就以一家公司跟賣虛擬運營商卡的代理商簽訂簡單的合同而已,就可以賣幾萬張卡過來,非常簡單,沒有其他需要約束的東西。

隨后,記者也試著在網上買一張虛擬運營商的卡,買卡時賣家也告訴記者這卡公司實名過了,記者無需提供任何身份信息。 在購買后,記者又試著用這張卡去注冊微信賬號,可注冊到一半時,記者也遇到了使用這類虛擬運營商卡注冊的常見問題,平臺要求一位注冊時間超過半年的老用戶輔助驗證,為了賺錢,微信號商也是無所不用其極。

微信號商 孫某某: 注冊的時候需要輔助才可以注冊,然后就通過QQ群搜索一些好友輔助,就會有顯示出來,進群里面去找,找一些這樣子的人,你就發個二維碼給他,他們就會幫忙掃了注冊。

不法分子盜用他人信息進行違法活動 逃避法律的制裁

記者在調查中還了解到,隨著國內的監管越來越嚴,搞到國內手機卡的難度加大,于是就有人動起了歪腦筋,打起了外國手機卡的主意。

微信是一種社交軟件,目前支持全球100多個國家的手機號注冊微信號。一些號商甚至不惜遠赴國外,去一些辦理手機卡的要求相對寬松的國家大批量購買手機卡。用這種手機卡注冊的微信號就是交易中所稱的“國外號”。

就這樣,這一個小小的微信號背后關聯出了一長串涉及手機卡商、微信號商的互聯網灰 黑產業鏈,其中不少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我們認為微信號買賣是一種犯罪的源頭性的灰色產業,使得下游的終端犯罪,各種網絡犯罪更肆無忌憚地去實施這種網絡的犯罪行為。

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民警 李國昊: 其實像微信這種帶有溝通功能跟支付功能的工具,犯罪集團都會用到一個支付的功能,它是一些犯罪的贓款洗白的途徑

而這些不法分子之所以敢利用“微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是因為微信號是買來的,他們在盜用他人信息規避網絡實名制,逃避法律的制裁。

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民警 翁杰: 其實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是上游犯罪,而買賣公民個人信息是中游,最終通過公民個人信息實施詐騙是下游犯罪,為此,公安部開展2019凈網專項行動。

警方在打擊當中也發現,除了盜用他人信息進行注冊外,也有不法分子干起了收購公民私人微信號的買賣,想利用私人微信賬號干不法勾當,對此,警方也提醒大家,要學法要懂法,不要去買賣具有實名信息屬性的微信賬號。

微信安全團隊回應

針對買賣微信賬號的行為,微信平臺稱,一直堅決抵制,一經核實,平臺會對違規賬號進行梯度封禁處理。

對于使用微信的普通用戶,微信提醒:

1、不要從事批量惡意注冊微信賬號相關行業;

2、不要購買、使用批量注冊的微信賬號。

讓不法分子沒有可乘之機

圍繞微信號展開的地下交易,形成了完整的灰黑色產業鏈,既助長了違法犯罪行為的發生,也進一步刺激了公民個人信息買賣。由于我國目前的法律體系中缺乏對惡意注冊互聯網賬號的直接規定,這使得部分參與微信號交易的人員得以逃避刑事責任。

根除這個灰黑色產業,不僅需要公安機關積極開展打擊行動,還需要聯動相關監管部門,扎緊網絡實名制的籬笆,健全對手機卡的管理,加強對公民隱私的保護。同時,大家要守好自己的身份信息,不給不法分子可乘之機。

原標題:微信號竟能隨意買賣?!200多元一個號,背后牽出驚人黑色產業鏈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