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父輩的設計,時代的記憶
來源:文匯報 2019/06/28 11:49:30 作者:孫菱
字號:AA+

導讀: 每個時代有屬于時代自身的獨特審美,通過一代又一代的設計師能夠把創意傳遞給世界,織就絢麗多姿的美學圖譜。上海自開埠以來,得世界風氣之先,在產品設計和思路上一直處于國內領先位置,見證了民族傳統美學與西方美學風格的融合及新生。

每個時代有屬于時代自身的獨特審美,通過一代又一代的設計師能夠把創意傳遞給世界,織就絢麗多姿的美學圖譜。上海自開埠以來,得世界風氣之先,在產品設計和思路上一直處于國內領先位置,見證了民族傳統美學與西方美學風格的融合及新生。時移世易,審美設計更新換代的速度也逐漸加快。克羅齊曾言,“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人們在向前行進的同時,回頭梳理昔日大師們經典作品,不僅能發現過往和歷史的迷人,更為擁抱未來不期而遇的靈感做好準備。

正因此,由上海風景工作室承辦的“1960—1980‘誰的設計?父輩的設計!’”展覽上月于滬上舉行。以回味經典為主題的這次展覽,著重呈現上世紀六十年代風靡上海的各類藝術設計作品。展覽內容豐富,與人們日常生活、家居休戚相關,如日化設計類、書籍裝幀類、產品設計類、食品包裝類、音響唱片等。主辦方還創新地在多處使用視覺設備與音響,以最大可能還原時代場景,使觀者在即刻間獲得穿越時間的藝術感染力。此外,在展覽期間,還舉辦了“回蕩1960—1980年代的聲音——中國唱片設計”講座等活動,用藝術感受帶動思考,幫助觀眾突破時間的限制,以領略上海設計思潮的嬗變。

設計之美千姿百態,生活美學更是其內在的靈魂與精髓。有人會將大眾化審美視為媚俗,這是對生活美學的誤讀。為生活服務,是一切美學思想的生命所在。在向日常生活注入美學設計時,決定其生命的往往是既實用又美觀的設計理念,用德國哲學家黑格爾的話講,即是“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的統一”。當我們惜憶舊日物事時,能讓我們銘記的無一不是富有思想和內涵美的事物。

對于經歷過1960年代的人而言,縈繞腦際而揮之不去的通常是專屬于那個時代的熱情和民族自由新生后釋放出來的強大自信。就風格而言,這一時期的藝術設計與1950年代新中國成立之初的設計風格既一脈相承,又獨具特色。因此,1960年代在新中國的藝術設計史上占據特殊的位置。在這些林林總總的展品中,最令人感懷的設計作品當屬顧世朋先生的“蓓蕾”系列作品。顧世朋先生在1960年代是上海乃至全國都享有盛譽的設計家,他的設計作品不僅被專業人士奉為圭臬,更讓大眾耳熟能詳。比如芳芳、美加凈、白貓等系列,在世界上也享有盛譽。通過其弟子趙佐良先生在1970年的日化產品設計,我們能感受到他的設計構成與風格受到顧世朋先生的很大影響。即便身處特殊時期,所謂的設計已被極大地邊緣化和階級化,但趙佐良先生仍通過巧妙構思,利用鐵盒包裝的金屬色反顯(銀色馬口鐵盒上覆蓋淺黃色料),襯托勾勒出紅色梅花的造型,表達對新中國欣欣向榮之美好的歌頌,和對祖國未來的美好希冀。

1978年,設計(時稱“工藝美術”)開始呈現出輕盈靈動之美,改革開放之風席卷華夏大地,也深深影響著設計師們的思想。例如,任美君老師1978—1980年代的年歷片設計就體現了思想解放和時代開放這一變化。她將美麗的少數民族舞者繪制在年歷卡上,展現了舞者的優雅體態與舞姿,讓人眼前一亮。畫面中的線條與筆觸之間的變化體現了靈動之美,契合了國家民族團結發展的政策。而在制作工藝上,作品也首次運用了當時先進的燙金工藝。

在展覽現場,有不少老觀者追憶道:“當時的上海沒有手機,更沒有多功能手表。錢包里若能放上一張任美君老師的年歷片,經常打開瀏覽日程與精美圖案是一件非常體面和喜悅的事。”1980年代前后年歷片一般是限量發放,一時洛陽紙貴,一“片”難求。有時年歷片還被國家作為外交禮品饋贈國際友人,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講座上,姜慶共老師提到,任美君老師作為為數不多的女設計師,歷經各個時代,長期生活和工作在上海,在她的身上能夠較為完備地展現出這個城市現代設計風格的演變——即從緊張到寬松、從政治到生活、從地域向全域的整個過程。

對美好的期許是人類社會的共同企盼和追求,而在捕捉、展現美的過程中,設計思想不可或缺。通過色彩、線條、圖案、構圖等元素,將設計表現出獨特的整體風格,并帶來濃郁的時代感和主體感,從這個意義上說,設計之美,既是時代之美,也是個人思想之美。時光如影,雖然無法回到過去,但是我們卻可以通過優秀設計師們的作品本身所附含的溫度,去感知過去時代之氣息與思想的脈搏。因此,每一次高水準的觀展,都是觀者穿越歷史的一次經歷,也是走近大師的一次機會,還是進行自我建構與認識的心靈升華。

(作者單位:上海大學管理學院)

原標題:父輩的設計,時代的記憶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