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愿意休息時還工作?心理學證明加班還真會上癮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6/28 15:29:37 作者:蔣肖斌
字號:AA+

導讀: 視覺中國供圖  斯坦福大學健康心理學專家艾瑪·塞帕拉的工作介紹聽上去很贊——致力于研究如何讓幸福的科學指導人們的生活和工作。艾瑪說,如果你每天花很多時間來處理郵件和其他電子信息,它們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壓力源。

斯坦福大學健康心理學專家艾瑪·塞帕拉的工作介紹聽上去很贊——致力于研究如何讓幸福的科學指導人們的生活和工作。她被引入中國的新書聽上去更贊,書名是《休息時就要遠離工作》,簡直適合每個上班族買一本作為禮物,送給老板放床頭。

成功取決于我們的“恢復力”

在斯坦福大學讀心理學博士時,她研究的課題是“健康與快樂心理學”。研究越深入,她越發現,很多流傳甚廣的“成功理論”被證實是謬論。比如:如果你想成功,你就要比別人多做事,就要忍受壓力,就要不惜一切代價地堅持……

用力過度+透支自己,似乎已成現代人的常態。一個接一個的DEADLINE,不斷蹦出來的未讀郵件,恨不能24小時在線的微信……即便到了周末,也很難做到對工作完全“離線”。我們的文化總是把成功和壓力聯系起來,所謂有壓力才有動力。但艾瑪表示,成功并不取決于壓力,而是取決于我們的“恢復力”。

心理學上有一種“戰斗或逃跑反應”,當人類——或者說絕大多數動物——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身體會產生一系列應激反應,讓我們做好戰斗或逃跑的準備;當危機過后,我們的身體會產生另一種反應——休息和消化反應。

小孩子和小動物,往往能非常迅速地從壓力狀態中恢復心理彈性,這是再自然不過的生理過程。然而,人越長大,這種心理恢復力卻越來越差。艾瑪告訴我們,首先是生理原因——我們在危機過后仍然心事重重,其次是文化原因——我們身處充滿“剛硬感”的現代社會。

而人類聰明的大腦,可能是“罪魁禍首”。和絕大部分動物不同,人類大腦有高度發達的新皮質,這讓人類對負面新的關注度會高于正面信息,以此來保證人類的進化。舉個例子,如果一只小羚羊也有人類一樣的新皮質,它在躲過一次獅子的追捕后,也就不會再悠閑地吃草了,它的大腦會不斷回放剛才獅子追它的片段,然后苦苦思索下一次遇到危險該怎么辦——就跟人類思考老板下一次罵我該怎么辦一樣。

艾瑪說,需要承認,小壓力的確能激發我們的潛力,讓我們在短期內發揮得更好。也正是因為這種短期的小甜頭,讓人覺得時刻都需要壓力。但事實恰恰相反,長此以往的慢性壓力是成功的大敵——會使人精力衰竭,極大地削弱認知能力,而認知能力是獲得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

小心陷入不易察覺的“預期快樂”陷阱

當然,你也許會說,只要老板沒意見,誰愿意休息時還工作?但心理學證明,加班這事兒,還真的會上癮。

美國著名心理學家馬丁·塞利格曼講過一個故事,一個人養了一只寵物蜥蜴,一直不肯吃東西,直到有一天他在蜥蜴面前吃三明治,蜥蜴突然使出渾身力量撲了上來……這種捕獵的心態,也存在于人類身上,就是我們去追逐一個又一個成就的動力。這種追逐過程中的快樂,被稱為“預期快樂”。

而“工作狂”,就陷入了一種不易察覺的“預期快樂”陷阱。艾瑪說,當人在辛苦地努力工作時,大腦就會自動分泌更多的多巴胺,于是我們就更加辛苦地去處理超額的工作。這種“癮”的誘惑,就是一直被我們的文化所鼓勵的職位、獎金、榮譽……至于由此帶來的身心健康問題,則往往被忽視了。

對上班族來說,壓力大的一個表現是,不斷查郵件。研究表明,一個人每天查電子郵件的次數越多,壓力指數就越高。而當被測試者遠離電子郵件時,專注處理手頭事情的能力明顯提高,壓力水平(以測量心率為參考標準)降低。如果有心理學家在中國做一個關于不斷刷微信和朋友圈的測試,相信也能得出類似結論。

郵件和微信帶來的壓力,具有顯著的互聯網時代特色。這也提出了一個課題,“郵件溝通”和“老板談話”,哪個讓人心理壓力更大?答案是前者,因為它損失了很多“社會線索”。

比如,員工費勁寫了一封非常詳細的工作報告,上司的郵件只回了一個字“好”,員工就可能緊張地猜半天——這是表示同意?夸獎?還是僅僅是收到了?再比如,上司和某個員工見面聊,發現這個員工看上去非常疲憊憔悴,上司也許就會關心一下,不把話說太重;但如果換成郵件,員工很累這條“社會線索”就失去了,大家關心的只有工作。

艾瑪說,如果你每天花很多時間來處理郵件和其他電子信息,它們就會變成一個巨大的壓力源。郵件中也許也有和工作無關的好消息,但我們的大腦會更傾向于記憶負面信息。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我們下班回到家,累得精疲力竭,卻覺得這一天好像什么都沒做,只是對著電腦屏幕而已。

從心理上隔絕工作是最快的恢復方式

為什么總覺得那么累?疲憊感的來源有三個心理因素:高能的情緒、自我控制和高強度的消極思維。

高能的情緒,通俗地講,就是“像打了雞血”,這在西方人中表現更加明顯,美國人就把幸福等同于高能。東亞文化在這一點上有先天優勢,我們也重視低能的積極情緒,比如老板愛在墻上掛“寧靜致遠”。

長期出于高強度之下,我們將付出巨大的代價——倦怠。心理學家把職業性倦怠定義為“感到壓力大和精神疲勞”。公共事業從業人員,如老師、醫護人員,以及金融行業從業人員,尤其容易患有倦怠癥。在美國,45%的內科醫生就被認為患有倦怠癥。

自我控制也在嚴重消耗我們的能量,比如,控制沖動——想對加班說不,控制表現——失眠也要堅持工作,控制行為——即便心里罵了一萬遍臉上也要對老板點一百個贊。

諷刺的是,如果過度自控,可能會導致完全失控。這樣的場景也許你不會感到陌生:一大清早,你元氣滿滿地爬起來晨練;上午,和客戶寒暄扯出一臉職業微笑;午飯時,忍住口水說“我只吃沙拉,加油醋汁不要蛋黃醬”;下午,回復老板郵件字斟句酌,沒忘加一句“請示領導妥否”;晚上回家,只想癱在床上,吃著膨化食品看劇。

最消耗能量的思維不一定直接和工作相關,而是擔心事情往不好的方向發展。研究顯示,憂心忡忡和疲勞密切相關。因為當身體認為我們處于危險之中,神經系統就會被高度激活——結果就是我們會很累。事情還沒做,就覺得自己要完蛋——結果就真的完蛋了。

當我們已經回不到那個車馬郵件都慢的年代,怎么辦?艾瑪教我們從最簡單的開始做,也就是本書的標題——休息的時候就要遠離工作。

很多人把工作帶回家晚上做,或是休假的時候仍埋頭工作,壓力被延續到晚上和假期,占用了恢復體力的時間。德國曼海姆大學教授薩比娜·索內塔發現,那些休假時還被工作牽絆的人,在一年內會感到更嚴重的疲乏,并在高壓的工作環境中表現出更差的心理彈性。所以,薩比娜提出,有意識地疏遠工作非常有必要,從心理上隔絕工作是最快的恢復方式,而且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以下活動都有利于放下工作:健身、去大自然里散步、融入與工作無關的興趣愛好……不工作的時候,也不妨騰出時間發呆,或者說,冥想。

艾瑪很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在現實生活中,以上種種對大部分人而言僅僅是“專家建議”,真正能落實的少之又少。畢竟要做到上述這些,就得有一些“犧牲”。

下次萬一在街上被問“你幸福嗎”,你希望你的答案是什么?

原標題:誰愿意休息時還工作?心理學證明加班還真會上癮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