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導條約名存實亡,全球安全形勢失衡惡化
來源:中國網 2019/06/30 10:18:54 作者:張敬偉
字號:AA+

導讀: 美國、俄羅斯和北約的連鎖反應,也凸顯中導條約失效后全球安全形勢開始失衡惡化。中導條約全稱《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導彈和中短程導彈條約》,1987年12月8日由時任美國總統里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華盛頓簽署。

美俄針鋒相對,中導條約名存實亡。

6月26日,俄羅斯議會上院通過暫停履行中導條約法案,提交普京總統簽署。這是俄羅斯因應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新舉措。2月2日,美國宣布啟動退約程序,強調若俄羅斯不恢復全面履行該條約,條約將在6個月后終止。3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命令,正式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俄羅斯議會的新動作,意味著美國所謂“6個月”的期限失去了意義。中導條約壽終正寢幾成定局。

美國退約在前,俄羅斯緊隨其后,雙方都將退約責任推給對方,已成難解死局。肯定的是,美俄較勁式退約,凸顯美俄關系進一步惡化,也讓全球安全環境變得更糟糕。俄羅斯議院上院通過暫停履行中導條約法案當天,北約國家就開始商定對俄退約后的政治軍事措施,俄羅斯則強硬回擊,若北約挑釁俄將以軍事措施回擊。

美國、俄羅斯和北約的連鎖反應,也凸顯中導條約失效后全球安全形勢開始失衡惡化。

中導條約全稱《美蘇消除兩國中程導彈和中短程導彈條約》,1987年12月8日由時任美國總統里根和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在華盛頓簽署。條約禁止雙方試驗、生產和部署射程500至5500公里的陸基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

美俄之間若無中導條約的約束,雙方將陷入導彈部署的無序狀態。全球也將因為此起彼伏的軍事競賽而陷入危險狀態。因此,沒有中導條約,將拉開全球野蠻軍事競賽的潘多拉魔盒,放出了毀滅世界的魔鬼,惡化了全球安全環境。

“冷戰”時期的美蘇兩大軍事集團,在軍事競賽上尚有節制之意,在核裁軍上也有基本共識。當時危險的均勢和力量的平衡,依然給全球和平帶來了希望和愿景。畢竟,那個時期的集團利益和美蘇盟主意識,尚有理性邏輯和責任擔當。現在,美國是唯一超級大國,不斷退出和其強國地位相稱的全球責任,從巴黎協定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從TPP到伊核協議,從萬國郵聯到人權理事會……差點就要退出WTO,就差聯合國了。

總之,不管什么組織,只要特朗普自己認為不符合“美國優先”,美國就會“退群”。相比其他“退群”,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危險更大,因為該條約牽系著美俄兩個國家。美國退出,俄羅斯也就失去了履約的意義,由此產生了美俄軍事競賽和重蹈“冷戰”的危險,并將帶來不可預知的全球風險。

一方面,美俄之間的軍備競賽將會失控,美俄之間很容易面臨超越美蘇“冷戰”的“熱戰”。中導條約的“緊箍咒”失效,兩大軍事強國在陸基中程、中短導彈的競爭將趨激烈。美國重舉“戰斧(導彈)”,俄羅斯也會針鋒相對。即如普京所言,俄羅斯像烈士那樣視死如歸,侵略者將無恥死去。美蘇時代對峙的雙方還會理性節制,美俄沒有中導條約的羈絆,就很容易擦槍走火。

歷史告訴現實,當年“冷戰”——美蘇集團也只是將戰爭威脅推向臨界,美蘇之間并未爆發大規模戰爭。雙方簽署中導條約可視為美蘇兩強危險均勢的成果。但是,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引發的美俄軍備競賽是“賭氣”性質的,從美俄兩國嚴峻的現實和兩國領導人的表態即可看出兩國針鋒相對的意味。在此情勢下,美俄面臨擦槍走火的“熱戰”,全球迎來不確定的危險態勢。

另一方面,1987年簽署中導條約的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還在,雖然美國總統里根已經去世。前者作為當事人對中導條約最有發言權,戈爾巴喬夫認為,美國的退出威脅世界和平,這算是警世之言了。值得一提的是,里根總統是特朗普還算欽佩的前總統了,特朗普還借鑒了里根時代的大規模減稅措施。如果特朗普連里根時代的中導遺產也給拋棄了,則特朗普算得上是白宮徹底的“修正主義者”了。但是,美國的大國地位是靠歷屆政府的政策延續建立起來的,尤其是中導條約,客觀上體現出美國作為超級大國的責任。特朗普退出中導條約,美國不僅放棄了大國責任,也使自己變成了全球最大的麻煩制造者。

中導條約失效,也徹底改變了歐盟和中東的地緣政治格局。沒有中導條約的限制,俄羅斯發展中程導彈,歐盟在俄羅斯的“殺傷半徑”內。因此,美退中導條約,歐盟最受傷。此外,美俄中東博弈,俄羅斯稍占優勢。若美俄兩國在中東地區進行中程導彈布局,美國也未必占據上風。從歐盟到中東,失效的中導條約讓兩地的地緣政治形勢更加動蕩,加之中東地區美國和伊朗的沖突加劇,中東地區的戰爭風險在增加。

亞太區域也不安寧。美俄在遠東,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區,可能都會發生難以預料的對抗與風險。

因此,美俄退出中導條約打破了危險的平衡,讓全球陷入失控的危險狀態。

原標題:中導條約名存實亡,全球安全形勢失衡惡化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