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特殊關系”成為“準首相”軟肋
來源:光明日報 2019/07/16 10:54:31 作者:林衛光
字號:AA+

導讀: 6月12日,英國倫敦,特雷莎·梅出席在議會下院進行的首相問答。英國媒體指出,達羅克事件給英國的一個教訓是,再也無法對特朗普政府的行為進行可靠的推斷。

6月12日,英國倫敦,特雷莎·梅出席在議會下院進行的首相問答。新華社發

【特別關注】

回倫敦觀看幾場溫布爾登網球比賽,然后按照慣例到英格蘭西南部美麗的康沃爾地區與家人度假,這是英國駐美國大使金·達羅克辭職之前對這個夏天的最初規劃。不幸的是,他給政府高層的外交電文中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大量“差評”被媒體意外曝光,引發特朗普本人的不滿,他不得不在這個原本打算放松的暑假“重新擇業”。

逼走達羅克的不止特朗普

達羅克在外交電文中對特朗普總統和美國政府的主要“差評”包括:“無能、功能失調獨具一格”、對伊朗政策“完全沒有章法、一塌糊涂”、“這是一個分歧嚴重的政府”、“這個凡事奉行‘美國優先’的政府,可能會給世界貿易體系帶來某種嚴重的損害”、特朗普總統可能“進一步破壞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國際行動”、特朗普總統施壓英國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等等。

達羅克電文的曝光,使英美特殊關系陷入空前緊張的局面。特朗普總統第一時間發出推特,表示“我們再也不會與他打交道”,并且“補刀”將達羅克稱為“非常愚蠢的家伙”和“自大的蠢貨”。特朗普還把槍口對準特雷莎·梅,批評梅沒有聽他的建議,在脫歐問題上選擇了“愚蠢的方式”,并稱英國即將產生新首相是一個好消息。即將離任的梅,顯然對特朗普已經“忍耐了太久”,似乎不再在乎與他翻臉,對達羅克大使表示堅定支持。正在競選保守黨黨魁的外交大臣亨特也明確表示,支持達羅克干到這一任期結束。英國無論官方立場還是公共輿論,主流觀點都是支持達羅克留任,認為他作為駐美國大使的職責就是“為政府高層決策提供誠實、中肯的信息和建議”,“就像美國駐英國大使做的一樣”。《每日電訊報》13日援引首相府內部人士消息稱,梅已經決定,在24日卸任前“不再和特朗普說話”。而就在6月初訪問英國時,特朗普還宣稱,美英特殊關系是“世人見過的最偉大盟友關系”。

令很多英國民眾感到遺憾的是,盡管得到政府的堅定支持,達羅克最終還是選擇了辭職。在得罪特朗普后,達羅克在美國的外事活動開始碰釘子,美國財長姆努欽打電話告訴他,最好不要來參加特朗普總統出席的一場歡迎卡塔爾領導人的晚宴,達羅克也沒有參加英國國際貿易大臣在白宮與伊萬卡的會面活動。不過,《金融時報》13日援引側近達羅克的人士稱,這些壓力都沒有讓他決定辭職,因為“這會制造一個可怕的先例”。該報稱,壓倒達羅克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保守黨黨魁熱門候選人約翰遜在一場電視辯論中四次拒絕對其給予明確支持。約翰遜在與亨特的競選中支持率遙遙領先,被認為是“一只腳已經踏入唐寧街的準首相”,沒有他的支持,讓達羅克認為“堅持已經沒有意義”。達羅克的一名好友告訴《金融時報》,約翰遜的態度不是達羅克辭職的唯一原因,但卻是原因之一。

英外交官:咱還說真話嗎

達羅克事件在英國引發軒然大波,也掀起對約翰遜的批評聲浪,將圍繞英美特殊關系的討論拖入這場本來以脫歐為主題的競選。英國外交部負責歐美事務的國務大臣艾倫·鄧肯批評說,約翰遜把達羅克“扔在車底”。《金融時報》評論稱,這讓英國看起來像是美國的附庸國,也讓英國在國際舞臺上看起來脆弱的最新例證。《衛報》評論說,特朗普讓約翰遜“跳!”,約翰遜的反應是“多高?”。英國還有輿論批評,“約翰遜還沒就任已經向特朗普投降”,“約翰遜為了自己與特朗普的友誼和英美自貿協定而背叛高級外交官”,“與其說達羅克辭職,不如說他被特朗普解職”,“未來的英國外交政策將由華盛頓決定”。有媒體指出,這是二戰之后首次有英國大使因為得罪友國領導人而被迫辭職。英國外交部很多人“瞠目結舌”,稱此事的嚴重后果是,將讓英國其他駐外人員在給政府寫報告時不敢“仗義執言”,政府將來可能難以聽到客觀中肯的一線外交研判意見。英國的外交官們將質疑約翰遜是否會在他們陷入麻煩時保護他們。一名高級外交官表示,達羅克事件“殘酷、令人抑郁”。

有專家強調,導致此次美英關系緊張的原因并非雙方戰略分歧,而僅僅是特朗普的個人情感受傷,他無法忍受達羅克對自己的批評,這一點尤其令人擔憂。《金融時報》稱,達羅克事件盡管沒有戰略原因,但是對英國卻有戰略含義:幾乎肯定要成為英國新首相的約翰遜,處理國際事務的方式是建立在英美特殊關系的基礎上的。該報評論文章認為,不管發生任何情況,約翰遜都要在10月31日完成脫歐的決定,使英國在外交和經濟上與歐盟在“混亂中決裂”,這讓約翰遜認為自己不能與美國為敵,也決定了他對特朗普的態度。但是,該報指出,特朗普的反復無常、“美國優先”的政策、處理達羅克事件的方式,都是給英國“聲響巨大的警鐘”。

《金融時報》美國問題專欄作者愛德華·盧塞認為,過去幾年,英國在氣變、伊核、巴以等問題上與歐盟團結一致,外交政策并沒有向民族主義讓步,然而,這一切可能即將改變。約翰遜還沒有上臺,已經被特朗普“部分綁架”,約翰遜要與特朗普達成英美自貿協議,必須以無協議脫歐作為代價,“沒人能從特朗普那里免費獲得幫助”。

“特殊關系”不再可靠

歐洲智庫“歐洲對外關系理事會”研究主任杰里米·夏皮羅表示,對于本屆美國政府來言,沒有“特殊關系”,“任何一種關系都是交易性的,完全取決于特朗普的國內政治需要或者他的個人心情”。他認為,約翰遜領導下的英國,可能幻想通過對特朗普投其所好或者利用英美歷史上的緊密聯系,來獲得特朗普對英國的特別照顧,但是約翰遜很快會發現,對于特朗普來說,沒有朋友和忠誠可言。

英國媒體指出,達羅克事件給英國的一個教訓是,再也無法對特朗普政府的行為進行可靠的推斷。英國過去50年外交的兩大支柱,一個是與美國的特殊關系,另一個是作為歐盟的成員國,現在兩大支柱都不再牢靠,這個世界對于英國來說變得更加危險。

達羅克事件的影響可能在短時間內難以消除。至于約翰遜的競選前景,英國媒體指出,盡管他處理達羅克事件的方式備受指責,但是他在保守黨選民中的支持率仍然遙遙領先。保守黨16萬成員已經開始通過郵寄方式投票,在約翰遜和亨特之間選擇領導人,獲勝者將自動成為英國新首相。“保守黨之家”網站公布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72%的保守黨成員支持約翰遜擔任保守黨新領袖。看來,約翰遜在10月31日完成脫歐的承諾在英國保守黨內深得民心。

盡管英國外交部國務大臣艾倫·鄧肯表示,達羅克的外交生涯不會就此結束,但是英國媒體透露,他可能很快會進入私企工作,“政治上的英烈事跡將增加他的市場價值”。《金融時報》評論稱,達羅克是在英國外交官們的掌聲中離開華盛頓的,很少有人可以在職業生涯中以如此突然的方式結束卻提高了聲譽。

有意思的是,達羅克辭職回到倫敦后,特朗普總統的語氣發生了變化。特朗普表示,自己被告知,達羅克其實也說了一些關于他的“好的事情”。他還暗示說,達羅克在電文中關于白宮的評價“其實指的是其他人”。特朗普說:“我祝英國大使一切都好。”一名見到了達羅克的人說,達羅克對此的評論很簡短:“什么鬼?”

原標題:英美“特殊關系”成為“準首相”軟肋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