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育才:戰爭形態巨變,該如何備戰
來源:環球時報 2019/07/30 10:26:46 作者:楊育才
字號:AA+

導讀: 當今世界,無論美國還是俄國的戰爭,均體現出政界和軍界對戰爭的主動設計,體現在戰爭問題上識變、應變和主動求變的積極性。

最近一段時期,波斯灣地區局勢驟然緊張。華盛頓對德黑蘭的強硬政策逐漸收緊,直至體現為五角大樓對伊朗重要戰略目標的軍事打擊準備。事實上,當特朗普緊急叫停一次對伊朗的軍事打擊行動時,美軍的網絡攻擊或可能已使伊軍控制火箭與導彈發射的計算機系統一度陷于癱瘓。未來戰爭形態究竟如何?在戰爭與和平之間還存在明確的界限嗎?我們該適應和準備打什么樣的戰爭?

多域作戰,戰事突然。人們習慣于以尋常的火力突擊和兵力越界行為界定戰爭行動,從而給戰爭劃定一個公認的爆發點。但這樣一個公認的爆發點在未來戰爭中很可能不復存在。當代技術飛躍使戰爭行為擴展到多維領域,存在于電磁和網絡空間的攻擊無形無聲無息,難尋蹤跡,更無從量化,但同時確實能夠使對手失聰致盲,使對方進攻性兵器臨戰失能乃至整個作戰體系未戰先癱。這是實質性的戰爭行為,于無聲處戰爭已來臨。

戰法創新,新辟“不虞之道”無窮。不僅新域攻防行動使人眼花繚亂,存在于三維空間的傳統作戰方式也因新一代技術的支撐和與新域能力的結合而發生質變。“認知電子戰”技術開啟前所未有的“智能戰”,主要由無人機、戰斗機器人和數據鏈連接而成的“無人戰”嶄露頭角,傳統兵種力量因創新技戰術的應用而能力倍增。近年來,美軍在“第三次抵消戰略”框架下提出“多域戰”“跨域戰”“作戰云”“敏捷戰斗部署”等概念,這既是對美軍“高端戰爭”創新戰法的理論概括,也是對未來“海空一體戰”戰場面貌的預先描繪。

以迂為直,直擊要害。美國的聯合遠征特遣部隊,除編有賽博空間作戰部隊之外,還有主要用于敵后滲透的特種作戰部隊,后者來源于各個軍種的秘密滲透力量,致力于在“縱深隱蔽攻擊”行動中聯合運用,包括在敵國縱深“第五縱隊”的密切配合下,向對方最薄弱和最要害目標的打擊,以此實現震懾對手、動搖對方決心和打亂對方戰略部署的意圖。這說明美軍所代表的強勢戰爭力量,在面對發展“非對稱戰略制衡力量”的對手時,已經走出“強強對決”“主力決戰”的刻板戰法,開始能夠領會《孫子兵法》“避實擊虛”作戰原則的智慧,并有志于在破解對手“反介入”和“區域拒止”作戰的戰爭構想中創新“以迂為直”的“間接路線”,成全這一原則的現代升級版。

跨界銜接,戰略與其他政治手段高度融合。未來戰爭與和平的界限難以確定,不僅因為軍事行動的多域和跨域性,軍事領域戰略手段自身的豐富發展,還因為軍事領域與民事、社會領域各種攻防手段的軍民跨界交織,政治與戰略銜接更緊,手段高度融合。由軍人向對方軍事目標和民生目標的攻擊,到民間向對方民生目標和軍事目標的攻擊,還有潛伏于對方陣營內部的內應力量行動,向對方社會政治運動和動蕩形勢的利用,各種戰爭因素交織成一場與傳統總體戰似曾相識又推陳出新、別開生面的“混合戰爭”,美國學術界敵意和針對性更強的“政治戰爭”概念也已經橫空出世。

面向未來,主動設計。戰爭不拘理論與實踐,永遠要求積極主動的姿態,以我為主,為我所用。美國軍界率先提出“混合戰爭”的概念,闡述的是從美國霸權立場需要出發引導戰爭由軍事行動向民事社會領域跨界拓展的進攻邏輯,俄羅斯則從維護內部穩定和防范“顏色革命”的角度,強調運用綜合手段從社會生活的多個領域阻擊對手,通過“積極防御”限制各領域的危機蔓延,防止社會和街頭政治運動升級演變為“混合戰爭”。當今世界,無論美國還是俄國的戰爭,均體現出政界和軍界對戰爭的主動設計,體現在戰爭問題上識變、應變和主動求變的積極性。

未來中國可能面臨的戰爭最為復雜。世界的百年變局基于世界霸權與一眾新興國家的崛起矛盾,很大程度圍繞中國的民族復興偉業展開,可能意味著地區范圍內戰爭與和平時期的交織。中國追求和平發展,也要做好應對戰爭挑戰的充分準備。武裝力量之間的戰爭,既可能是發生在本土和近海的防御作戰,也可能是發生在海外和遠洋的“防衛”作戰,而無論前者后者均可能具有“混合戰爭”的特點,混合不同領域的高端對抗,實現勝戰目標不僅需要人民軍隊具有非對稱的戰略制衡能力,更需要國家軍事與政治、經濟和外交斗爭綜合施策,充分發揮新時代人民戰爭的整體威力。一句話,必須遵從中國兵法古今一貫的“備戰”原則,“先為不可勝而待敵之可勝”。

(作者是國防大學教授)

原標題:楊育才:戰爭形態巨變,該如何備戰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