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能在敘局勢“年審”中走多遠
來源:文匯報 2019/09/17 10:58:57 作者:孫華
字號:AA+

導讀: 俄羅斯、土耳其、伊朗三國首腦16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舉行三方峰會。在俄羅斯與土耳其達成索契協議一周年之際,本次會議重點關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局勢,圍繞聯手打擊地區恐怖主義、重構和平局勢、減輕土方接收難民壓力、建立政治穩定等議題,在政治層面具有更大意義。

俄羅斯、土耳其、伊朗三國首腦16日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舉行三方峰會。在俄羅斯與土耳其達成索契協議一周年之際,本次會議重點關注敘利亞伊德利卜省局勢,圍繞聯手打擊地區恐怖主義、重構和平局勢、減輕土方接收難民壓力、建立政治穩定等議題,在政治層面具有更大意義。

“年審”伊德利卜,土耳其面臨兩難

俄土伊三國外長于2016年12月20日簽署聯合聲明,開啟了政治解決敘利亞危機的阿斯塔納進程,進而催生了作為敘利亞停火擔保國的三方峰會機制。自2017年11月22日在索契舉行首次會議以來,三國首腦會議至今已舉行4次。

位于敘利亞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與土耳其接壤,根據2017年9月15日三國首腦發布的阿斯塔納聯合聲明,三國明確設立以該省西北部為主體的第4個沖突降級區。

2018年9月7日在德黑蘭舉行第三次三方峰會的10天后,俄羅斯總統普京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索契達成協議,于當年10月15日前在伊德利卜省政府軍與反政府武裝間建立縱深15至20公里的非軍事區。

從時間上看,從設立沖突降級區到非軍事區,再到本次峰會的重點關注,伊德利卜省進入三國“年審”狀態。這是敘利亞危機爆發8年來反對派武裝和極端組織控制的最后一塊地盤,而且土耳其的角色也無法忽視。

在伊德利卜省反政府武裝問題上,土耳其政府面臨“要么實施打擊、要么繼續支持”的兩難,并在近一年中屢次被批評未切實執行索契協議。其間多次發生恐怖分子持續炮擊敘政府軍據點、試圖襲擊俄羅斯軍事設施等。

這反映出土耳其對與己相關的反政府武裝派別的控制力正在下降,也說明在識別和區分恐怖組織問題上,土耳其同俄羅斯間的分歧并未完全消除。事實上,反政府武裝與恐怖分子的概念相對獨立又彼此交聯,俄土伊三國關于敘利亞“恐怖分子”界定并不一致。被伊朗視為恐怖組織的“土耳其斯坦黨”活躍在伊德利卜省的吉斯爾舒古爾控制區,而從其組織名稱上也能窺見它受土耳其支持的背景。

敘利亞政府軍事得利,俄伊立場強化

不過,土耳其政府也并非無所作為,至少受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裝從今年1月底開始脫離或被驅離“沙姆解放組織”,后者被認定為極端組織,與“光榮軍”一起成為盤踞伊德利卜省的主要反政府武裝。但同時,土耳其譴責敘利亞政府打擊反對派武裝的舉動。

今年4月底以來,敘利亞政府軍在伊德利卜省與反對派武裝的沖突升級,8月初開始發動地面進攻。埃爾多安指責敘利亞政府軍的進攻違反了索契協議,并引發人道主義危機。伊德利卜南部的汗謝洪鎮,是連接阿勒頗到哈馬、經大馬士革至與約旦邊境的國際公路的戰略要地。敘政府軍自2014年失去控制權后,于8月18日收復踏足。第二天,政府軍就空襲了該公路上的土耳其軍車和坦克組成的車隊。

埃爾多安出席莫斯科航展期間曾表示,“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在伊德利卜繼續行動打破了我們在該地區已經確立的平靜,阿薩德政府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借口在伊德利卜屠殺平民是不可接受的。”還稱此舉威脅土耳其國家安全,土耳其將在必要時候行使防衛權,以應對敘政府軍的進攻。

但在敘利亞危機中,政治上的話語權往往與軍事戰果密不可分。比如2016年底的三國外長聯合聲明,就是在敘政府軍收復阿勒頗取得接連勝利的背景下簽署的。敘政府在伊德利卜省的軍事得利將強化俄羅斯與伊朗的立場。

土耳其與美國8月7日達成一致,在敘利亞北部、幼發拉底河東岸設立安全區,并在一個月后的9月8日實現兩軍過境聯巡,但看似土耳其仍不滿意。埃爾多安14日表示,在與美國取得協調后,將采取必要的措施。“我們決定在9月最后一周,基于我們期望的方案,開始在幼發拉底河東岸設立安全區。”

一方面在敘利亞北部與美國設立安全區,打擊自身認定為恐怖組織的庫爾德武裝;一方面在敘利亞西北部與俄羅斯已經設定的非軍事區內,不放棄對反政府武裝的支持。土耳其利用敘利亞危機在美俄之間博弈加碼,自然無法被俄羅斯與伊朗認可。

土耳其需做取舍,伊朗拓展經聯

從維護敘利亞政府及鞏固政府軍戰果的角度,土耳其與美國合作甚至獨自設立安全區,于俄羅斯和伊朗而言并非不可接受,畢竟土耳其打擊的對象受美國政治保護與軍事支持,且其自治傾向于敘利亞政府不利。

但俄伊兩國不會坐視土耳其兩者兼得。從可交換、可操作的務實角度出發,埃爾多安需要做出取舍。要么與俄伊兩國在識別與打擊反政府武裝問題上相向而行,換取安全區不被反對;要么與俄伊兩國背道而馳,在安全區問題上一意孤行。

顯然,作為敘利亞危機的利益攸關方和走向決定者,土耳其并沒打算受制于俄伊兩國。剛剛購買俄羅斯S-300防空系統,埃爾多安14日就表示,本月將同特朗普研究購買“愛國者”。埃爾多安還表示,將在出席聯合國大會期間與特朗普研究發生變化的F-35戰機問題,稱他相信美國無論如何不愿傷害作為其盟友的土耳其。

敘利亞危機發展至今,俄土伊三國各自對其他兩國的立場和底線都心知肚明,為了實現共同目標與維護各自利益,除了順勢而為的讓步,加強雙邊合作也是必要手段。在本次三方峰會期間,魯哈尼將與普京、埃爾多安分別舉行雙邊會談,除了交換關于敘利亞問題的看法,加強雙邊合作將成為主要議題。

本次三方峰會后,伊朗與土耳其將舉行第27次經濟聯委會會議。按照伊方說法,伊朗有意將其打造為與各國聯委會模式的標桿:聯委會將成立銀行金融、貿易、能源、運輸、衛生等5個專項工作組,解決既有癥結與分歧,拓展各領域合作,提升雙邊經貿水平。

看起來,在三國首腦表達政治觀點外,三國聯系切實走近,才是解決敘利亞危機與延續該峰會機制的出路。

原標題:土耳其能在敘局勢“年審”中走多遠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