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毛澤東為什么要“搞一點原子彈”
來源:學習時報 2020/02/28 10:16:38 作者:康明旭 楊娜娜
字號:AA+

導讀: 毛澤東在其一生偉大的軍事實踐中,一貫強調人是決定因素,但也從未忽視先進武器的重要作用。毛澤東還多次利用接見外賓的時機,在談到原子彈問題時向世界人民清晰闡述中國防御性的國防政策。

毛澤東在其一生偉大的軍事實踐中,一貫強調人是決定因素,但也從未忽視先進武器的重要作用。他既有“你打原子彈,我打手榴彈”這樣氣壯山河的豪邁,也有“搞一點原子彈”這樣的遠見卓識,這種革命浪漫精神和理性務實態度的辯證統一,是毛澤東在戰略上藐視敵人和在戰術上重視敵人的鮮明體現,也是他不懈奮斗努力建設強大國防的歷史寫照。

“沒有現代的裝備,要戰勝帝國主義的軍隊是不可能的”

朝鮮戰爭爆發后,毛澤東曾用“你打原子彈,我打手榴彈”這樣形象化的語言,激勵全國人民和志愿軍將士同仇敵愾、英勇戰斗,展示了中國人民不畏強敵、敢于斗爭的英雄氣概。但是,作為具有長期豐富戰爭經驗的卓越軍事家,他在鼓勵士氣的同時,也高度強調武器裝備的重要性并加緊戰備工作。在1950年6月28日,毛澤東就提出要加強軍事準備,尤其是空軍應該加強,他強調,“我們打了幾十年的仗,就是對于頭上的東西,沒有辦法對付,只得憑不怕死,憑勇敢,憑犧牲精神”,今天有了條件就應該著手建立起來。此后,毛澤東親自指導與蘇聯的協商工作,以爭取軍事物資援助特別是向志愿軍提供空軍掩護。

抗美援朝戰爭打響后,在與強敵初步較量中,毛澤東愈加強調現代武器裝備的重要性。1951年5月,他在向即將赴蘇聯談判的兵工代表團團長徐向前交代任務時說:“帝國主義如此欺負我們,我們沒有自己的兵工工業,不解決部隊的武器裝備問題,是不行的。”他要求除購買武器裝備外,還要多搞點技術項目以發展自己的兵工生產。

他在1951年6月21日的兩份電報中指出:“在朝鮮作戰八個月來,深感敵我裝備的懸殊和急于改善我軍裝備的必要。”“沒有現代的裝備,要戰勝帝國主義的軍隊是不可能的”。1952年6月21日,在和從朝鮮戰場奉調回國的陳賡談話時,毛澤東進一步指出,中國人民是不好惹的,“要是我們有了現代化武器裝備和掌握先進技術的干部,把敵人趕出朝鮮是不成問題的”,為了徹底打敗帝國主義,必須抓緊培養現代化軍事人才和下決心解決技術裝備落后問題。

隨著志愿軍武器裝備的改善,加之官兵勇敢作戰,多次粉碎了敵人攻勢。在1952年12月16日經毛澤東審定的一份電報中說:“今年秋季作戰,我取得如此勝利,除由于官兵勇敢、工事堅固、指揮得當、供應不缺外,炮火的猛烈和射擊的準確實為致勝的要素。”

“我們要不受人家欺負,就不能沒有這個東西”

在朝鮮戰爭期間以及后來的炮擊金門和邊境沖突中,帝國主義多次肆無忌憚地對中國進行核訛詐。對此,毛澤東一方面強調“美國的原子訛詐,是嚇不倒中國的”,一方面提出要堅決發展原子武器,并于1955年1月15日作出發展原子能事業的戰略決策。在1956年4月25日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和1958年6月21日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毛澤東明確指出了研制原子武器的戰略意義,他說:“在今天的世界上,我們要不受人家欺負,就不能沒有這個東西。”“沒有那個東西,人家就說你不算數”,那么,我們就搞一點原子彈、氫彈、洲際導彈。而在中國原子武器研制進入沖刺階段的1963年11月2日,毛澤東在會見尼泊爾客人時則自信地說,現在世界正在起變化,幾個大國要控制小國是不行的,“他們欺侮我們沒有原子彈,沒有核武器,工業不發達。但是,這會起變化,幾十年后會變化的”。

毛澤東還從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摧毀的辯證唯物主義原理出發,強調要估計到帝國主義可能發瘋,而想發動戰爭的瘋子可能把原子彈、氫彈到處摔,因此,我們也搞一點原子彈,“才有可能制止戰爭”。1957年4月21日,在與外賓談到原子彈問題時,毛澤東從力量制衡的角度透徹地闡述了這一辯證思想,他指出:“誰也沒有原子彈是上策,他們有、我們也有是中策,只有它一個國家有是下策。”在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后的1964年10月19日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毛澤東判斷有可能爭取十年和平時間,因為“再有十年,原子彈、氫彈、導彈我們都搞出來了,世界大戰就打不成了”。

此外,毛澤東還提出要自力更生搞尖端技術的重要思想。上世紀60年代初,蘇聯撤走了在我國防科技工業部門的全部專家,帶走了重要的圖紙資料,停止提供急需的設備、關鍵部件和重要物資。對此,毛澤東指出:“要下決心搞尖端技術。赫魯曉夫不給我們尖端技術,極好!如果給了,這個賬是很難還的。”而此時中國經濟建設也開始遇到很大困難,在這樣的條件下,毛澤東于1962年6月和11月先后作出批示:“對尖端武器的研究試制工作,仍應抓緊進行,不能放松或下馬。”“要大力協同做好這件工作。”在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的有力領導下,我國導彈、原子彈、氫彈等尖端武器相繼研制成功,大大提高了懾戰能力,也極大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地位。

我們是用原子彈作為防御的武器

毛澤東認為,原子彈既是紙老虎,也是真老虎,它的巨大破壞作用會給人民帶來嚴重損失,因此,我們堅決反對打原子彈。1965年1月9日,在與斯諾談到關于原子彈是紙老虎的問題時,毛澤東說:“真打起來會死人的。但是最后它是要被消滅的,那時就變成紙老虎了。”他還在1973年11月12日與基辛格談話時再次表示:“打仗也不是打原子彈,打原子戰爭我也不贊成。”鑒于此,毛澤東多次提出全面禁止原子武器的思想。在1961年9月24日與蒙哥馬利談到對核武器的看法時,毛澤東就提出了是不是像禁止化學武器那樣達成一個協議而不使用核武器的戰略設想。在幾個擁核國家于1963年7月25日草簽部分停止核試驗條約后,中國政府即于7月31日的聲明中一針見血地指出,這是“一個愚弄全世界人民的大騙局”,并建議所有國家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器。

毛澤東還多次利用接見外賓的時機,在談到原子彈問題時向世界人民清晰闡述中國防御性的國防政策。1960年10月22日,當斯諾提出有些美國人害怕中國一旦有了原子彈,就會馬上不負責任地使用它時,毛澤東指出,“不會的。原子彈哪里能亂甩呢?如果我們有,也不能亂甩,亂甩就要犯罪”,并提出我們主張國與國之間不要用戰爭來解決問題。在1964年8月22日會見參加第十屆禁止原子彈氫彈世界大會后訪華的外賓時,毛澤東更是明確地說:我們的國家將來可能生產少量的原子彈,但是并不準備使用,“我們是用它作為防御的武器”。

另外,毛澤東從矛盾對立統一的哲學思維出發,站在戰略防御的角度提出“有矛必有盾”的重大戰略思想,前瞻部署反導武器研制工作,這也是新中國積極防御戰略方針的鮮明體現。1963年12月16日,他在聽取聶榮臻匯報十年科學技術規劃時說,我們的原子彈、導彈無論如何也不會比別人搞得多,我們又是防御的戰略方針,因此,“除搞進攻性武器外,還要搞防御性武器。我們要從防御上發展,要研究反導彈武器。”此后不久的1964年2月6日,當錢學森向毛澤東匯報說,我們準備研究一下防彈道導彈的方法、技術途徑時,毛澤東精辟地指出:有矛必有盾,要搞少數人專門研究這個問題,五年不行,十年,十年不行,十五年,總要搞出來的。

可以看出,從“打手榴彈”到“搞一點原子彈”,反映的是從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在劣勢武器裝備下從被動地努力打贏戰爭,到追趕先進技術主動制止戰爭的重大戰略思想轉變,也是毛澤東強國強軍不懈追求的縮影。

原標題:毛澤東為什么要“搞一點原子彈”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直播 成都麻将怎么算钱 广东麻将推倒胡技巧 3d试机号后分析汇 股票配资合法吗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 旧版 nba比赛比分记录 河南麻将是怎么打发 61开奖结果查询浙 天英足球比分网 江苏准安麻将作弊器 好彩1选码的最佳方法 彩客完整比分直 哈尔滨麻将胡牌公式 河北十一选五的开奖 500比分直播完整手机版北京单场 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载